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章、汉末英魂(1/2)

“文优,奉先如何了?”无尽的黑暗中好像射进来一丝光线,虽然微弱却是实实在在,让惊慌的心灵有一丝静谧的安详,这样过了一会儿,虽然还不能够睁开眼睛看清楚这个世界,耳中也只隐隐约约,听到了来自于身边一个粗犷的声音,在大声质问着,然后又是一个略显温顺其中还夹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回应:“岳父且请放心,奉先的病症已经好转,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至于清醒过来,应该也是明日才有的事情。至于如今,咱们还是先下去商量一下如何安抚文远等几位将军。并州军因为这吕奉先之事,隐有乱兆,数次都赖张文远方才平息,然吕奉先之地位不可取代,张文远也只压得了一时,压不了一世。如今,咱们却可以先出去与他们一个交代了……”

那个粗犷声音的主人,也好似松了口气一般,光是听着也能够想象那画面,接着他的语气便也柔和了许多,只是配合着那破锣锅似地嗓音,还是刺耳难听,让人感觉到耳鼓膜都好象被震动,一颤一颤的,只听其又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并州军之事嘛……”话到此处,也不知道在犹豫些什么,好半天都只听到沉吟的气息,然后终于继续开口言说:“张文远倒是一个将才,可这并州军就好生可恶,屡屡乱我军心。亏得是那丁建阳所出,真真不得教化,不识抬举……”

那温顺声音却止住了他的话语,“岳父……虽说是如此,但这并州军也非无用。如今岳父在洛阳正要大展拳脚,那些士族虽可拉拢,却不可倚为臂助,唯有赖我军力优势威慑、镇压,光是西凉军虽然威震天下,但犹显不足。不过这并州军却也是一个隐患……”

“嗯,所以文优,我欲整治这并州军,可有什么良策?”被称为“岳父”的男子冷静的语气这样问着,然而那个“文优”听到这话却没有立刻回应,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中,良久才道:“良策不敢说,却有一些小手段。如今奉先还未苏醒,要恢复到能坐镇大局,也尚需要一些时日,而那文远所能也该到了极限,既然如此,何不先放任自流?”

“文优的意思是……”

“不知岳父有没有听说过欲擒故纵?”

说的这么明白当然很容易反应过来,更何况后面还有解释:“且先看着,图穷匕见,危急之处见人心,咱们只需要在旁静静观察,待一段时日过后,将那杂碎尽可一网打尽;至于后面的事情,儒还自有定计。”

沉默良久良久,然后那个粗犷声音有些犹豫道:“只是如此可行么?”

“可不可行,现在还不敢说,但结果总不至于太差……”这话听起来怎么觉着都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味道,让某人感觉有些想笑。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牵动了肌肉,他忍不住咧咧嘴——很疼——然而他还没有笑出来呢。

绵长微弱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许多,又听到耳边两个声音都着急忙慌起来,“奉先好像在动?”“奉先醒了?”“奉先、奉先……”“吕奉先……”诸如此类的话不断在耳边回响,让自己整个脑子都轰隆隆闹腾的难受。

明明应该是笔直站立着的不屈身体,此时却很显然是躺在某块类似于硬木板一般的上面。

哦,底下这是什么咯得人真难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没有了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女成凤:捡个皇帝来种田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庶女妖娆超级悍匪系统我是老爷爷神兵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