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六章、两刀(1/2)

(难道说我不求票大家就不打算给了么?)

华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新对手,两眼满溢着困惑不解怪异稀奇。[.]

初春的成皋县,虎牢关外日头高照、阳光灿烂,到处透发着不一样的热气,空气仿佛都被蒸腾着有些扭曲,巍峨雄伟的虎牢关关隘的画面更似被拆散的凌乱。

周围的双方士兵都能够感觉到那炎热的侵袭,尤其是盔甲看似冰冷,但被晒过之后就好似加了高温一般,这种天气还真是不太合适僵持作战。

不过小兵无人权,再加上对峙的大将也身穿盔甲,待遇也算和他们差不多,只是坐在马上虽不见得多清凉好歹省了站立的力气。

而作为董卓军先锋的大将华雄,此时却感觉自己满脑袋都是雾气,而后又化成了水一般。

难道说,这就是联军过了这么久终于派出来的“大将”?

面对着这个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小杂兵的对手,已经被前面几仗真正助长起了嚣张气焰的华雄心里既困惑,又有着一丝本能的警惕。

战场不是儿戏,两军对峙更不是小孩子打架,而联军显然也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华雄虽然现在气势正盛,但毕竟也是久经战阵、经验丰富,碰到这样明显异常的情况,也不会觉得是联军的脑袋都给驴踢了犯了什么错误。

当然,或许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对方那伪装还是产生效果的,虽然是无意但的确是让华雄一开始就轻视并将这种情绪带到了后面的战斗中。

半天后,华雄才憋出问话道:“你是何人?”

华雄对面的,正是关羽,而他此番出来,可没有什么手下跟着,只有一队撑场面的联军也不知道是属于哪个诸侯的士兵,当然刘备和张飞这两个兄弟是一定跟着出来地,而公孙瓒、袁绍和曹操也各自派了亲信出来,准备在旁注意情况,到时候也好准确向他们汇报,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关羽身上穿的,不是盔甲,还是那身马弓手简单装束,脚边还像模像样挎着一张弓和一个箭筒,真是做足了门面功夫。

而听到华雄问题,关羽一抚髯须,凤眼微眯,也不知有没有看着华雄就哼声道:“讨董联军白马公孙帐下马弓手一名……”

吆喝!

华雄目光一沉,有种气急长笑的冲动,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马弓手也这么嚣张了,不仅在自己这个先锋大将面前毫无惧色,还露出一副挑衅神色——关羽那种理所当然的骄傲在华雄看来就是*裸的挑衅。

虽然还是知道有些古怪,但他的心中着实是被激怒了,同时前面那几仗不得不说,也是坑了华雄一回,让他下意识已经将联军中武将的质量下降了几个档次,觉得那次碰上孙坚或许只是一个意外,联军之中大概除了孙坚也没谁能让自己退怯了。

这样自我安慰式的一想,华雄心里的那点担心都直接丢掉了,被愤怒和自负所占据,再不说二话,两手抓紧大刀,两腿一夹马腹,胯下西凉好马吃痛之下,一个狠劲拔腿开奔,夹着呼啸风势,一人一马就冲向了对手,而此时关羽的自我介绍才正好以名字“关羽”作为结束,华雄撇撇嘴做没听过状以示不屑,却等着看到这嚣张的脸在自己面前被鲜血浸染扭曲的情景。

关羽此时同样骑在马上,不过他的马,自然不能够与华雄的相比,实际上此时那畜生正有些不安,似乎很不适应当前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马的天性敏感,让它们直觉感觉到危险而开始趋利避害。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女成凤:捡个皇帝来种田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庶女妖娆超级悍匪系统我是老爷爷神兵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