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五章、守关(1/2)

(新的一周了,依然被安排了推荐位,而且和上周一样,既然如此这一周就有史以来第二次向众位书友恳求助我冲分类周点榜,只要到前十五位就好,只要大家帮忙让本书在前面一点,让更多人看到,本书的成绩越好,我也会越有动力更新越多,情节也会越爽,希望大家都帮帮忙点击一下,如果明天中午一点半的时候能够在分类周点榜单上哪怕是吊车尾,那我明天就努力三更;另外上周周推荐几乎要破千了,这也是头一回啊,望大家新的一周继续给力支持,我会努力回报大家地~)

当联军这边正式展开大规模进攻时,虎牢关这边,随着王越和吕布的归来,这一下吊桥是无可争议地被完全拉起来了,而吕布也带着三人一马回到了关内,将赤兔马在下面一放,三人径自上了关墙上。

一来到这里三人立刻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周围那些将士看着吕布的眼神里面都是泛着炙热的光芒,叫人有种在太阳底下灼烤的感觉,但不得不说有时候这种感觉……很爽。

不知不觉间,吕布成为了三军瞩目焦点,同时也在众将士心中地位陡然升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只是一场战争,只是几次冲锋,但就是这么奇妙却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李儒看着吕布也是抑制不住一脸兴奋,可以说本来他对于吕布的期望就不小,但最终吕布做得却是远比他希望的还要好,现在整个虎牢关守军的气势都因为吕布刚才一番作为而被完全调动起来,此消彼长之下联军那边几次三番被吕布逃过甚至戏弄他们的士气自然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这样的情形虽然还是不能够对彼此实力对比起到关键作用,但只要在关键时刻能够发挥作用就行了,反正在李儒的心里面对于这场战斗早就有了自己的主意,只要不出意外按计划实施,谁说没可能将这号称五十万势大人广的联军倾覆了?

这时候华雄也走上前去,重重锤了吕布一拳在胸口,显然情绪激动到只能这样发泄一下,不过这一下吕布轻意承受,只是看着华雄的目光下一刻就有些苛责,“子健,你不来我险些忘了,之前出征时候布就和你说过,战斗时候要小心,不可轻心大意,见势不妙能逃则逃,何至于像方才那样陷入险境?”

虽然吕布的口气是在教训人,华雄却没法反驳,心中也自知有愧,所以有些讪讪不知该怎么回答,不过心里还是颇有些感动地,吕布可是为自己好,自己却没当回事,志得意满之下轻敌大意,就险些被那关羽拿下了。

吕布当然也知道关羽的事情不能够全怪华雄,毕竟不说华雄本身实力就不能够和关羽相比,单只关羽身上马弓手的服装,也太有欺骗性了,而华雄当时连战连捷,会放松头脑大意一下也是可以理解地,但华雄放松大意起来就不懂得审时度势保存性命这一点实在是令人不满,毕竟对华雄的观感不错,他可不希望华雄就这么没了,而且华雄还有可调教发展的潜力,又不是每次都能够遇到关羽这种家伙。

他却不知道早在之前华雄就和历史上真正宰了他的孙坚相遇,那次如果不是孙坚赶着保存力量逃回,恐怕华雄那时候就没了,就要重演历史上被孙坚宰了的悲剧了,那一次留下来的伤疤现在可还没好全呢,而这一次战斗华雄可谓重拾信心,却也进一步认识到了自己和吕布之间的差距。

吕布不知道这些,不过好在总算救下了华雄,而且看情况,如果说之前华雄对自己只能说是普通的同一阵营的武将之间的交往,最多因为对脾气而稍微亲近一些,但是从今天、从此刻开始,两人关系显然就不一样了,华雄对于吕布的态度,也带着由感激衍生出来的尊敬,而且因为自己的实力恐怕还有一点点的崇拜的情绪。

无疑,这对吕布来说是一个好事,华雄的转变越倾向于他,自然对他就越有好处,当然现在或许还看不出来。

至于李儒看到这一幕自然就是拿似笑非笑的眼神瞟了吕布一眼,吕布咳了一声掩饰过去,也不想要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众人都听到了下面联军传来的纷乱的呐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女成凤:捡个皇帝来种田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庶女妖娆超级悍匪系统我是老爷爷神兵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