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一六章 、战神斗枪神(1/2)

(感谢书友“cerryleeon”打赏100币,以及书友“黑白无锋”588币打赏,愿你六月一切顺利,这是感冒中的坚持,求订阅求支持~)

太阳东升,山谷间郁积的晨雾渐渐有了散开的迹象,视线之间,更加清晰起来。

三万多人的行军已经过了山谷,这时候或许正在山外继续前行,山坡这边,眼前的战斗却仍在继续。

典韦看着交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眼神十分专注。

典韦天生力大无穷,在单纯的力量上还要胜于吕布,可他与吕布斗过,并不能够战而胜之,他才知道力量不代表一切,一个真正的武将、真正的武者,想要达到极致,除了力气,还有速度、反应这些天赋,更需要后天的经验、技巧以及……“势”。

势这种东西说来玄妙,其实就是一名武将、一名武者能够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几成,毕竟很多时候,实力不代表战力,就如吕布与童渊相比,若论及现在的实力,吕布还会弱于童渊,但此时场面上两人斗得却是旗鼓相当,吕布的方天画戟与童渊那不具名的长枪交织在一起,就好像两条苍龙纠缠,难分高下。

吕布的势,便是霸道,崇尚的是一往无前,即便他现在有所改变,但在全力以赴战斗的时候眼中仿佛就只剩下了前面的目标,攻击往往锋芒毕露,典韦拉着一众亲兵都不敢靠得太近,唯恐被他们战斗的锋芒波及到,那可就真是无妄之灾了。

吕布势霸道,童渊却正好相反,是势诡道,他的百鸟朝凤枪法冠绝江湖,凤凰乃鸟中王者,有涅槃不死之身,童渊的枪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其招式往往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而最常用的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招数,先以饵诱敌,陷自己于死境,偏偏死境中自有生机。而他的生机。则意味着对手的死亡。

刚刚开始吕布的画戟招招凶险,童渊虽然都能躲避过去,但躲得并不容易,虽然也能抵挡住但也绝不轻松。可随着两人相斗很快上了五十回合,不知是不是摸透了吕布的路数,童渊的招式陡然淋漓起来,在招式变换间竟然隐隐有了几分锋芒,这也正是童渊武艺的奇诡之处。让人防不胜防,却又不敢不防,因为一旦放松警惕,随时都可能面临雷霆打击。

唰!

童渊的枪也是特制,划破风势,陡然进军吕布胸口,吕布惊骇,赶紧扭身侧避,披风哗啦抖擞。同时方天画戟如蛇一般缠上了童渊的枪,戟尖则如蛇口扩张,血盆覆盖向童渊面门。

童渊冷笑,双手一抖,枪身顿时七扭八歪起来。就如蛇形盘过沙地,这正是童渊的百鸟朝凤枪法中,极其危险的一招,名为“蛇盘”。百鸟朝凤枪法,偏偏取了一个鸟类天敌的名字。可见其怪异,此刻刺来的那长枪中,蕴含着无穷巧妙的力量,却是直接震荡开了方天画戟。

吕布一惊,下意识反击,身体力量一沉,上前踏出有力一步,重心也跟着前移,而后挟着俯冲之势,画戟顺势摆入童渊下盘,就如龙探深渊;哪知童渊双脚一蹬,原地起跳便是三尺多高,大鹏展翅一般腾至半空,一则避过方天画戟,二则长枪顺势居中一刺,不依不饶依旧是吕布胸口。

这一次速度太快,吕布来不及阻挡,只是脚下急退,童渊左手放开,右手单手持枪往前更进一步,但枪尖刚要触及吕布胸前护心镜,画戟却如潜龙冲天而起,自下而上攻向童渊。

吕布嘴角带着诡笑,这一招早有策划,从头到尾都是在他谋算之内。

童渊当然不会小视吕布,经过一番搏斗,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甚至会为他带去危险的对手,或许武学上的钻研不如自己,但他的武艺乃是杀人之术,目标明确达到极致未必会怕自己,所以他也仿佛早就知道了吕布这一下不会那么简单,在那一瞬间,那张食古不化的脸上似乎隐约有了一丝笑意,然后就见他一蹬腿、一扭身,吕布精心设计的杀局就被这么简单破了。

简单么?其实也不简单,因为不管“势”为何,但都要基于实力的底子,童渊本就技高一筹,也不会小看吕布,认真应对起来显得轻松自如,而反观吕布的压力就很大了。

接下来,往往吕布的攻击童渊能够很轻巧避过,甚至往往能够抓住他他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的破绽,反守为攻,而童渊的攻击都像是经过了谋划一般,每一次都是那么恰到好处,让他几乎寻不到什么明显破绽,最终要么躲避要么抵挡硬抗,而童渊对于力量一道的拿捏又要远胜于他,即便他是天生神力,但若是连自己的力量都控制不好,反被对手利用起来,又能够徒之奈何?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女成凤:捡个皇帝来种田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庶女妖娆超级悍匪系统我是老爷爷神兵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