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一章 分崩离析(4)(1/2)

吴端眼里只剩下婴儿襁褓,那小花被子是李八月的母亲亲手缝的。

毋庸置疑,曾经出现在闫思弦家的——正是李八月的孩子。

“为什么?!”吴端怒不可遏地揪住闫思弦的衣领,“为什么这样对八月?他退居二线,他就想有个家!你让他怎么活?!”

闫思弦一动不动,任由他拽着自己,被喷了一脸吐沫星子。

最后,吴端撒了手,茫然地自言自语道:“你让我怎么办……”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闫思弦这才开始解释:“我跟你说过,让张雅兰住进我家,因为她身上还有太多疑点,所以我在家里装了监控。不仅如此,她的手机还被监听了……

可一切都很正常,她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没见过什么奇怪的人,也没接过什么奇怪的电话,看起来她仅仅只是一个受过伤害的女人。

孩子的尸体被找到——你知道吗,当我得知发现尸体的垃圾桶就在我家附近,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张雅兰。

可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是张雅兰,她怎么可能把孩子扔在居住地附近?直到看见家里的这段监控……我承认,我有给她找理由开脱的嫌疑,我不希望她跟这件事有任何瓜葛,我……多希望她还是那个小姑娘啊……那个小姑娘,不会因为我脾气差又高傲,就疏远我,也不会因为我有钱,就刻意亲近我……”

闫思弦叹了口气,继续道:“你还记得吧,咱们调查救护车司机陈强的失踪案。

陈强失踪当晚,有人去过被陈强害死的病人家里,给病人的儿子留下了金项链、金戒指、钱,还有——据说还有一截手指头。

这个凶手——或者说这群凶手已经不仅仅满足于犯罪,他们还需要获得认同。

当他们惩罚了法律没有严惩的犯罪,他们迫不及待地通知被害者,希望跟他们分享喜悦。

我总觉得张雅兰跟胡志明、李建业的死有关,跟疯子作案有关,可这种关联有两种可能性:

其一,她直接参与了犯罪,她跟疯子们是一伙的,甚至,做为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她可能是犯罪组织的核心大脑;

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疯子自发为她报仇,就像他们被其他受害者报仇一样,张雅兰只是一个毫不知情的获益者!

她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将一个孩子送给她。这是补偿,更是寻求认同,疯子们的作案手法在进化!

监控内容就是证据!

张雅兰把死去的孩子扔在居住地附近,她根本不懂得如何犯罪!

还有,你还记得吗?伤害过她的除了亚圣书院的校长、教官,还有一个警察——就是那个在李建业东窗事发被捕后,闯入她的住所,将她打昏,并送到洗头房的警察!”

“胡说!不是八月!……不可能!他那会儿还没毕业呢!”

“你也没毕业!可你已经去亚圣书院卧底了!”这次,换闫思弦的声音坚定起来,“醒醒吧!你冒着被电成傻子的风险去卧底,你的好哥们儿却在背后跟李建业勾结,把最关键的证据——张雅兰本人藏起来了!

你难道就——算了,他现在的状况也不允许你去当面对质——可你就一点都不想查清真相?就算是为了还李八月一个清白。”

“你不会懂。”

吴端沉默了,闫思弦不会懂得他跟李八月在一个战壕里相互保护的情谊。

案发当天闫思弦就曾质疑过李八月,被吴端一口否决。

可是显然,闫思弦并没有放弃私下里调查。

吴端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一些。

“你竟然也有帮人开脱的时候,”吴端笑得有些勉强,“我还以为,你是单纯地怀疑张雅兰。”

“是,可我也讨厌怀疑,我讨厌所有不确定,所以无论如何,我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