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章 福音(4)(1/2)

如果将刑警最喜欢的走访调查对象排序,保洁阿姨绝对能进入前三,甚至排在死者的亲友之前,她们毫不起眼,却又可能对一户人家有什么怪癖,是否抠门,是否心术不正了如指掌。

李阿姨就是这样一个热心的保洁。

在电话接通之初,李阿姨以为有生意上门,十分热情,吴端说明身份之后,那热情虽然减退了不少,但因为怀有好奇,李阿姨还是耐下心来回答了吴端的问题。

“……你说那户人家啊,老科学家,搞医的,想起来了,我去过,帮他家里打扫过几次,老人家很有素质的……奇怪的地方……有啊,他不让我上二楼,每次只打扫一楼……原因?这我可不知道,人家让怎么干,我就怎么干,问多了人家要烦的……病人?……嗯……我想想啊,哎呦都过了挺长时间了……”

吴端耐心等待着李阿姨回忆。

“好像有一个男病人。”李阿姨有些迟疑。

“你知道是男的?你见过他?”

“那倒没有,老科学家扶着他上厕所,走得挺慢的,我没见过他,但是听脚步得话……你知道,男人和女人的脚步听上去不太一样,我也说不清,但就是觉得那是个男的。

哦,对了!还有说话!他们说话了!”

“说什么了?”

“那就不知道了,他们在二楼说话,我在一楼只能听见嗡嗡嗡的,他们声音很小,好像怕我听似的,但是那声音挺沉的,不像女的的声音。”

“是什么时候的事,您还记得具体时间吗?”

“有的有的,我有记账,你等等。”

电话那头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片刻后,只听李阿姨道:“3月3号!”

“2个多月了,您的账本上记得很清楚啊。”

“当然了,素质那么好的人当然要记住。我还给他留过电话号码,让他以后有什么活儿直接找我,别走中介,中介太黑了……”

李阿姨絮絮叨叨,但之后便再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出了兰向晨家,吴端给市局同组刑警去了电话,分配任务道:“立即围绕兰向晨的人际关系展开摸排,重点寻找今年3月份重病或受伤,需要人照顾的亲友,看是否有人被兰向晨接回家照顾。”

挂了电话,吴端对闫思弦道:“我总觉得奇怪,即便有病人,为什么不送医院,而是在家里照顾?凭兰老的关系,什么样的医院不能进啊?”

“或许不是不送,而是不能送。”

吴端不解,正欲再问,却听闫思弦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子承父业也挺好。”

吴端一愣,随即骂道:“是是是,你可千万别逮着市局一个地方祸祸,你家公司更需要你。”

闫思弦自知理亏,最近几日可谓骂不还口,只笑了笑。

“饿了,”闫思弦抬起手腕看看表,“先找点吃的吧。”

因为手受了伤,既不能用筷子,勺子也拿得不是很稳,吃饭成了闫思弦的一大难题,在家还可以用保姆,来工作总不好带个保姆在身边,吴端只能暂代保姆一职,伸手喂他。

说实话,在李八月死亡现场,吴端对闫思弦的立场颇有疑虑,可他看到闫思弦手上的伤,便无话可说,再也对他怀疑不起来。

或许,我也需要一段时间,重新整理关于疯子团伙案的思路。吴端想道。

这还是吴端头一次如此亲力亲为地照顾病号,眼中满是“又当爹,又当妈”式的慈爱光芒。

他不太娴熟地夹起盒饭里的一块扣肉,用筷子卷了卷,以方便入口,然后递到闫思弦嘴巴跟前。

闫思弦深知吃人嘴短的道理,本想评价一句“太油腻,不健康”,生生忍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