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一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3)(1/2)

吴端知道有很多耸人听闻的警察故事,大都讲述警察如何被坏人报复、折磨。

他也曾多次梦到,自己某日走在街上,被一个突然从背后窜出来的人几刀捅成血葫芦。周围路人冷漠地看着他,任凭趴在地上呼救,大家只会躲开。

刚开始,这种梦令他手脚发凉,浑身发颤,后来似乎是习惯了,翻个身,暗骂一句“老子弄死你”,便继续睡去。

他从没想过,因为工作,乡下的父母会受牵连,直到他真真正正地看到那翻墙而入的人影举起了枪,枪口正对着厨房里忙碌的母亲。

和大部分农村家庭一样,吴端家有个小院,进院门先是一面影壁墙,墙上是瓷砖贴出来的迎客松,过了影壁墙,便是两侧摆满了花架的院子,院子正当中的过道两侧种了葡萄,过道上方是葡萄架,天已热了起来,正是葡萄藤茁壮成长的时候,绿叶爬满了葡萄架。

想来有这绿伞遮盖,即便正午时分从院子里进出,也不会觉得晒。

正对过道的是一栋二层小楼,外立面贴着白色的瓷砖,不新也不旧。

为了通风乘凉,屋子正门敞开着,隐约能听到电视里正在播晚间新闻,主播的声音字正腔圆。

“观众朋友,以上就是今天的新闻内容,祝您……”

正对着堂屋门,饭桌已经摆了出来,其上形状不一材质不一的碗盘里冒着热气,饭香味十分诱人。

那就是所谓家的味道吧。

堂屋左侧的一间平房便是家中的厨房了,此时门也敞开着。

厨房里灶台很大,灶台上的铁锅也很大,给人一种乡下特有的质朴实在之感觉。

此刻,吴端的母亲正用锅铲翻搅着什么,她背对着厨房门,根本无法察觉身后正有个歹徒用手枪瞄准她。

吴端的父亲则坐在灶台旁,拿着一把蒲扇,往灶坑里舔柴火,时不时用蒲扇扇两下,以达到火借风威的效果。

“咋还没回来?”吴端的母亲问道,“快了吧?”

“快了。”他的父亲答道,“要不我上村口看看?”

父亲显然已有些坐不住了。

母亲却道:“算了吧,万一你们爷俩走岔了,没碰上,他回来还得找你去。”

话虽这么说。

母亲却还是回过头,似乎是要朝着院门口的方向张望。

就在这时……

砰——

吴端听到锅铲乒乓落地的声音。

没人希望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开枪,即便是出于正义——对一个母亲来说,眼看自己的孩子对别人开枪——有可能剥夺他人的生命,那是相当残忍的。

可吴端知道,歹徒不会手软。

歹徒是个三十多岁的健壮男人,他手臂中枪,狼狈地踉跄了一步。

可他的枪并未脱手,那是一把土制手枪,枪口上有一个用矿泉水瓶做成的简易消音器——看来是个用枪的老手。

那歹徒心理素质相当过硬,踉跄的瞬间抬枪,朝着吴端和闫思弦所在的院门口方向便是几下点射,硬是将吴端即将脱口而出的“警察!放下枪!”挡了回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