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九章 我们可不可以不结婚(2)(1/2)

吴端是在第二天一早接到熊思超电话的。

看到来电显示,他有些诧异,因为他跟熊思超的关系已经疏远到没必要临行前还打电话招呼一声。

出于礼貌,吴端接起了电话。

他的想象完全不同,一接起电话,便是熊思超慌得不行的声音。

“帮帮我啊老吴!只能找你了!”熊思超有些语无伦次。

听到这样慌乱的声音,吴端心里咯噔一声,条件反射地进入了工作状态。

“你慢慢说。”

吴端的声音十分清冷,电话那头道了一声“我妹出事了”,便沉默下来。

能听到大口的呼吸声,熊思超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出什么事儿了?”吴端又问道。

“刚刚我妈打电话,说我妹出事了,在什么巷来着……”

吴端立即提取到“巷”这个关键信息,继续问道:“具体出什么事儿了?”

“我妈没说清,我也不知道。”

吴端皱起眉头,事情恐怕不妙。

熊思超向他求助,说明他妹妹出的事儿已经到了需要动用警力的程度——可能已经动用了警力。

警方发现受害人,在确认身份后,通常会第一时间联络死者的直系亲属。

这直系亲属又以父母或子女为最常联络的人,兄弟姐妹要统统往后排。

熊思超刚刚把妹妹送到学校,尚未离开墨城,如果是妹妹自己打电话联络家人求助,最该联络的是还在墨城的哥哥,而不是远在百公里外的父母。

先联络到父母,说明很可能是由警方联系的受害人家属。换言之,情况或许很不好。

“是警方联络的你家里吗?”吴端想要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

“嗯嗯嗯。”熊思超道。

吴端心中大概有数了,略一思忖,觉得熊思超说话本就颠三倒四,问他太费时间了,索性捂住手机话筒,对闫思弦道:“小闫,帮个忙。”

“乐意之至。”闫思弦微笑冲他扬了扬下巴。

“去指挥中心查一下,昨晚到今天,墨城有没有哪条小巷发生凶案,或者……发现尸体,受害人是个刚考上大学的女学生。”

“得嘞!”

五分钟后,闫思弦回来了。

“还真有一桩命案,死者熊蕊蕊,大一女学生,昨天上午才去学校报过到,在学校宿舍有床位,不过昨晚她并未入住宿舍。

她昨晚经历了什么尚且不明,只知道今天一大早,有个清洁工在晋华路某处岔巷的垃圾桶里发现了她的尸体。

尸体状况、死因尚且不明。”

停顿了一下,闫思弦问道:“这案子你要接吗?”

吴端也迟疑了一下,他没回答闫思弦,而是对着电话那头道:“熊蕊蕊是你妹吗?”

吴端一时还真想不起熊思超妹妹的大名了,村里人习惯喊小名——熊二妮。

“对对对。”

吴端叹了口气,“你现在打车去晋平分局吧,你妹妹的事儿归那里管。”

“老吴!老吴你要帮我啊!”

觉察出吴端想要挂电话,熊思超明显提高了声调,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吴端虚抬了一下手,似乎是想拍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当然只是拍了个空。

他斟酌着用词道:“情况可能不太好,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尤其照顾好家里老人。”

“究竟……我妹她……咋了啊?”

熊思超终究没敢问出那个“死”字。

吴端已不想多说,他已有好几年没做过通知死者家属的事儿了,况且对方又是他曾经亲密的玩伴,小时候他还曾带着熊思超的妹妹在村子里疯玩儿,由他来通知,太残忍了。

最终,吴端只说了一句:“总之,我会跟晋平分局的同事打招呼,请他们关照你,或者,如果有必要,案子也有可能转到我手上。”

说完,吴端就以“手上有事”为理由,匆匆挂了电话。

闫思弦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等他挂了电话才道:“对朋友的事不管不问,可不是你的风格。”

“就因为是熟人,才没法面对,那些陌生人的悲痛,和我好像总是隔着一层什么——或者说,我刻意把那些强烈的感情隔离开来,以免影响判断——与他们接触,我可以站在被求助者的角度。

但熊思超不同,他和他的家人即将爆发的情绪——我觉得自己没法招架。”

“啧啧啧。”闫思弦摇着头道:“所以躲开?”

吴端耸耸肩,“没办法,天赋一般,只能尽量避免犯错。”

然而,吴端真不愧长了一张开过光的嘴,还没到中午,案件便移交到了市局刑侦一支队,一同被移交来的,还有死者家属熊思超。

市局小会议室,吴端和前来移送案件的分局刑警队长讨论着案情,闫思弦静坐在一旁听着,时不时看一眼吴端,发现他并无工作以外的情绪,心中暗自佩服。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又动手了?”吴端道。

“有可能,我们找到了跟之前几桩连环杀人案的相似之处,尤其是……”对方将一张照片递给吴端。

那是一张尸体脚部的照片,确切来说,是脚底。

少女右脚脚心处赫然三个香烟烫出来的伤疤,呈纵向排列。

“是’烟疤’作案后特有的痕迹,没错吧?”

烟疤。警方给某庄悬案的凶手起的外号。

他在三年间作案5起,共杀死五名年轻女性,每次杀完人,都会在尸体脚底留下烟头烫烙的痕迹,痕迹个数不等。

除此以外,他的杀人手法多变,溺水、勒颈、刀刺等……被杀死的女性生前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折磨,诸如被扯掉头发,拔掉牙齿,但并无性侵迹象。可以说,烟疤的作案手法没有任何规律可循。

这是个没有破绽的凶手——至少目前为止警方没有找到他的破绽。

于是吴端问道:“受害人有受过折磨的迹象吗?”

“有束缚伤,从尸表情况来看,似乎没受过折磨,不过,还要等待进一步尸检——我想着,如果案子要转市局,尸检工作就一并转过来做,这样方便你们掌握第一手的信息。”

“行,”吴端道:“我来会会这个烟疤。”

闫思弦挑挑眉,轻轻勾起嘴角。

终于,终于有个有趣的案子了。

自打他进市局以来,遇到的所有凶案在他看来都是中规中矩。

所谓中规中矩,就是有明确的作案动机,通过对受害人人际关系的走访排查,凶手早晚会进入警方视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