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一章 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2)(1/2)

吴端和闫思弦蓄势待发的动作猛然顿了一下。

那些藏在树林里的同伴被抓了?——虽然闫思弦很不愿意承认那些人是他的同伴,但毫无疑问,他们被抓的确会使三人受到掣肘。

情势的紧急超出了他们预想。

不过,两人只愣了一瞬。

这一瞬,大脑飞快运转的同时,他们还听到那个本就只隔了一转角的巡逻雇佣兵又向他们的方向走了两步。

脚步停下,似乎是想往回走,去听一听事情的最新进展。

吴端毫不犹豫,从转角露头,一伸手便用胳膊勒住了这人的脖子,下盘用力,身子一拧便将这人拖至了屋后。

咔——

太过用力的关系,两人均听到那人脖子处发出一声脆响,再看时,他的脑袋已经以一个正常人不可能达到的角度向后扭着。

闫思弦张了张嘴,心中惊讶无以言表。

吴队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利索了?莫不是怕我再动手杀人,所幸先下手为强?

所以现在是在比赛杀人吗?

这想法让闫思弦心里十分不舒服。

但两人均未说话,迅速将那断了脖子的人放在地上,靠墙站好,听着屋前的动静。

前来通风报信的人说了一大通后,那两个在屋前站岗的人却说起了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草!

两人在心里暗骂一声,只能留意着声音的远近。

叽里咕噜了一阵子后,他们开始重复着两个词,且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喊人呢?

在喊刚刚被杀死的两名巡逻雇佣兵吧?

吴端看向闫思弦,想要跟他确认一下心中想法。太黑,只能感觉到闫思弦也看着他,并伸手在他手腕上捏了一下。两人均握紧手中已经打开了保险的枪。

喊了几声后,对方应该是察觉出了不对劲儿。两人听到了木屋门被打开的声音,也不知他们是想要确认老傣的安全,还是想确认卫星电话还在不在。

门虽开了,屋里却听不出太多动静。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吹动草木的沙沙声,这沙沙声音恰好能掩盖细微的动静。

情况对两人非常不利。

随时可能有人从左右两端的转角冲出来,于是他们背靠着背,将身后的安全交给对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转角。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无从估量过了多久,因为此刻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太漫长,太煎熬。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赶紧给个痛快的吧。闫思弦已经开始在心中祈祷。

就在两人的神经快要绷断了的时候,安妍突然出声了。

“头顶!”

她的声音不大,其内满是紧张,还有绝望,这使得她声音里的颤抖在黑夜中格外清晰。

是怎样的危险让她感到绝望呢?

吴端和闫思弦心中警铃大作,但长时间的训练让他们强行保持着镇定,并未乱了阵脚。

枪口抬起指向头顶的同时,吴端安排道:“你掩护。”

闫思弦立即向旁挪了两步拉远距离,以看清头顶究竟有什么。

屋顶上有个人。

闫思弦看清时,吴端已经开枪了。

枪声瞬间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屋顶的人也端着枪,正悄悄向外探身,想要看看底下的情况,再出其不意地要了吴端和闫思弦的命。吴端更快更果断地开了枪,千钧一发,他们活了下来。

四名守卫,再加一个通风报信的,总共五个人,死了仨,还剩两个。闫思弦心道。

在注意屋顶情况的同时,他分出了一点余光,看着安妍那边的情况。

安妍不顾暴露自己的位置,给了两人提醒,不能将她置于危险中。

喊出那一句之后,安妍也明白此刻的处境,紧张地架起了枪,四下乱看。

许是太紧张了,闫思弦竟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突然,一个黑影在她身后探出了身,而安妍恰好将脑袋转到了反方向,没能第一时间发现那人。

突突突——

闫思弦也开了枪,那探出身的黑影一声惨叫,被子弹的惯性掀翻在地。

接连两次枪响,终于打破了夜晚的宁静,闫思弦已感觉到了空气里弥漫的躁动。

岛民门虽不敢开门出屋查看,却已有胆子大的叫喊着“怎么了?”“出事了!”“打起来了!”

“没事吧?”闫思弦迅速跑到安妍身边,一把拽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安妍。

也不知是嘴硬还是逞强,安妍连连说着“没事”,可就是脚软地站不起来。

对安妍来说,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真刀真枪地跟敌人正面干,她不怕的,大不了一死。

可是玩心理战她就不行了。

那种明知敌人就在附近窥探,可就是不知他什么时候会来袭击的感觉,太煎熬了。任何从这种紧张气氛中死里逃生的人,都有权利尽情摊在地上,尽情腿软。

所以闫思弦对安妍的态度是相当的耐烦,他一手端着枪,一手架着安妍,并安慰道:“没事的,就剩一个了。”

说完这句话,闫思弦自己先愣了一下。

不好!

紧接着,他又听到了枪声。

枪声有些沉闷,因为是在屋里开的枪,老傣的屋里。

再转头去看刚刚吴端所在的位置,哪儿还有人。

闫思弦便知道,吴端是去追那最后一个敌人了。他们有着同样的担忧。

最后一人眼看此刻落了下风,卫星电话就要被抢走了,很可能做出鱼死网破的抉择——毁了卫星电话,将他们困死在岛上。

只要联系不上外界,莫说是雇佣兵,就是将他们视为捕猎对象的岛民,也足以用人海战术耗死他们。

安妍虽然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却也感觉到了情势紧张。

她对闫思弦道:“别管我,你快去。”

闫思弦也知道此刻不是扭捏的时候,一边往老傣屋里跑,一边对安妍嘱咐道:“有人接近你就开枪,保命重要。”

“知道知道。”

老傣屋内。

最后一名敌人倒在血泊之中,四肢还在扭动。老傣躺在床上,虽然没打呼噜,但呼吸声很重,睡得是真沉,看来那药劲儿很大。

此刻,吴端正蹲在地上,不知拾掇着什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