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五章 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6)(1/2)

记忆的闸门打开,关于杨宇轩,冯笑香所了解到的信息大都来自网上,要么就是坊间传言,小道消息罢了,难辨真假。

如今他夫人名下的车牵涉其中,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冯笑香靠在椅背上愣了片刻,一时间有点懵了。

她又反复确认了车辆信息,确定是前市长杨宇轩家的车无疑了,干脆细细梳理起这家人的情况。

一查,冯笑香还真有了发现。

她注意到两一个地方——墨城第四人民医院,以及西山疗养院。

前市长的植物人儿子,在医院治疗维持了三年后,竟然醒了。

这在植物人病例中,也算是个奇迹了。

可人虽然醒了,精神却出了问题,整日躺在床上抖成一团,说有人要害他,要么就是断断续续地骂人——他话都说不利索。

接下来的问题,就得靠精神科解决了。

于是前市长的儿子被转到了四医院——墨城精神病院,开始接受系统的精神疾病治疗。

治疗结果不得而知,不过,一年半后,他又被转到了西山疗养院,想来暴躁的症状应该是已经控制住了。

在四医院,他有机会接触到那群有组织报复杀人的疯子。并且有迹象表明,他的确接触到了。

因为楚梅的母亲正是他的护工。

或许是这名护工格外得力吧,前市长将儿子从医院转到疗养院时,还把楚梅母女俩也带了过来,让她们有个安身的地方,否则,5A级景区里的昂贵疗养院,可不是这对母女能够负担得起的。

冯笑香并未见过楚梅,但她一直暗暗关注亚圣书院的案子,因此对这个名字相当熟悉。

她放在键盘上的手出了一层汗,手心湿漉漉的,心不由自主地揪起来。

好像有那么几个线索被串连起来了,但连接它们的线又太过隐秘,冯笑香又激动又恐惧。激动的是终于有了发现,恐惧的是这发现令整盘棋又扩张了许多,更乱了。

亚圣书院……四医院里的疯子团伙……疗养院里的楚梅……匆匆出现又匆匆谢幕的张雅兰……北极星组织……闫氏集团……

难道前市长家也跟这一切扯上了关系?

冯笑香的电脑屏幕上,左边是楚梅的照片,右边是从巷子口走出来的时髦女子。

虽然看不清那女子的五官,但从脸型就能看出,并不是同一人。

可惜,不是同一个人。

那这个送举报材料的女人究竟是谁呢?

冯笑香从没像现在这般渴望跟人商量一下。好在,貂芳像是能听到她的心声一般,火急火燎进了刑侦一支队办公室。

“有发现?”

看到貂芳的样子,冯笑香便知道,她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发现。

貂芳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来,只管点头。

她走到冯笑香身旁,借着这几步稍稍平复了情绪,才道:“赶巧了,祖师爷帮忙,我在那条嫌疑裤子上提取到了血样!”

冯笑香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法医的祖师爷是谁?

不过她没问出口,她决定回头搜一下。

冯笑香直接问出了第二个问题:“血?”

“就是……”貂芳犹豫了一下道:“那个……从血迹的位置来看,是……那什么……大姨妈……”

“握草!”冯笑香忍不住说了句脏话,“送举报材料那女的……来大姨妈了?”

“总不会是75岁的李大力痔疮流血吧?”貂芳道:“那咱们运气也忒差了点。”

“那裤子不是洗过了吗?还能验出血迹呢?”冯笑香又问。

“鲁米诺反应,即便经过清洗,也还是可以还原血迹的状态。

问题是,省里的法医实验室不具备提取和检测如此微量的血迹的条件,所以我把那条裤子打包,让一支队的刑警连夜往帝都送。”

“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明天一早吧。我跟吴队在帝都的那个朋友——张明辉打过招呼了,她答应帮咱们,她会拜托国家法医科研中心优先给咱们化验,化验结果出来第一时间通知咱们。”

说完这一通,貂芳又问道:“你这边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我……”冯笑香组织了一下语言,将自己这边的发现一股脑告诉了貂芳。两人沉默片刻,又同时开了口。

冯笑香:“那个……”

貂芳:“我觉得……”

两人相视一笑,貂芳道:“你先说。”

冯笑香也不推辞客气,只道:“我觉得吧,咱们可以去会会楚梅,以及……前市长。”

貂芳点头,“我想说的也是这个,不过……那毕竟是前市长啊,咱们就这么登门去问?要不要问问赵局的意思?”

不等冯笑香回答,她又挥挥手,仿佛赶走了细枝末节的纠结,道:“不管了,事情紧急,赵局那边要是不同意,反倒麻烦,直接去。”

冯笑香已经抱起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走吧,希望明早闫老爷子赶来时,咱们能查出点眉目。”

前市长杨宇轩家,位于某不起眼的中档小区,三室两厅的房子,老两口住,显得空落落的。

两个老人既拘谨又平易近人。

平易近人之处在于,他们的衣着十分朴素。杨宇轩的居家服袖口和膝盖处甚至能看到明显的起球,显然不是什么高档货。

他妻子的居家服虽说比他好一点,但也只是普通水准。

杨宇轩戴着一顶黑色毛线帽子,看起来蔫蔫的,仿佛抱恙。

这倒也不稀奇,即将入,很多人伤寒感冒,有的老人半个月前就开始添冬衣了。

拘谨之处在于,当貂芳亮出警官证,杨宇轩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似乎是瞬间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他的原配夫人则立即搀扶住了他,还拉了拉他的手。

杨宇轩缓了几秒钟,才开口问道:“你们……有事吗?”

语气竟有几分唯唯诺诺。

这让貂芳和冯笑香十分诧异,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叱咤风云雷厉风行的前市长,竟然变成了一个如此缩手缩脚的老人。境遇对人的改变真是不容小觑。

他人虽然唯唯诺诺,行为上倒是还有那么一点强硬,比如,夫妻俩就那么杵在门口,并没有让两名警察进门的意思。

貂芳便站在门口道:“您别紧张,我们就是来打听几件小事。”

她拿出白色桑塔纳的照片问道:“这辆车是您家的吧?”

杨宇轩的夫人凑上前来,仔细看了照片中的车牌号,道:“是我家的啊,已经淘汰下去的那辆,没错。”

“淘汰?”

“哦哦,就是说……我们换车了,这辆用不上了,二手车也卖不了多少钱,就给我儿子的护工——,让她用着,这么一来,她去给我儿子采购东西什么的,不是也方便点。”

原来如此。

市长夫人不放心道:“出什么事儿了吗?”

“没什么大事,您别担心。”貂芳想了想,道:“那位护工——叫龙淑兰吧?您跟她熟吗?”

“对啊,小龙,很熟的,毕竟她照顾我儿子也有好几年了,从四医院开始,进了疗养院还是她在照顾呢,人挺好的,干活也踏实,不像有的护工,当着你面儿勤快,你不在的时候,根本不给病人擦身,衣服也不换,身上都长疮了。”

“那这位龙淑兰,有什么反常的行为没有?”

这问题一出,貂芳就觉得不对,不够具体,也缺乏铺垫和引导,让人没法跟着思考。

果然,对方十分简短地答道:“没啊。”

貂芳只好又看向杨宇轩,期待他能给出一些线索,挽救这个烂问题。

杨宇轩先是看了一眼夫人,然后才道:“我同意,我也觉得。”

接着,杨宇轩的夫人又抢过话头问道:“龙淑兰不会是犯什么事儿了吧?你可别吓我啊,我儿子跟她朝夕相处……”

这回,貂芳找到一点要领,重新道:“是这样,我们发现您家这辆白色桑塔纳,疑似与一桩案件有牵连,所以才来找您……呃……例行询问一下。

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也并没有证据表明龙淑兰跟这起案件有牵连。

只是想请您帮着想想,有没有可能是您家的护工把车借给别人用了?”

“借得话……”杨宇轩的夫人道:“我们上次去看儿子,正好碰见一个不认识的人开着我们的车出疗养院。我当时没说话——总不好把人拦下来,问人家为啥开我家的车对吧——见了小龙以后,就问了一下,她说那辆车她也不常用,十天半个月才开一次,要是老在那儿放着,电瓶很快就亏电了,所以有跟她相熟的护士、护工需要用车,她就借给别人用,别人用完了偶尔还给她加点油,这样她连油钱也省了。

所以啊,你要说借,那应该有不少人都能借到车。”

貂芳又问道:“那您知不知道,您家护工有个女儿……”

杨宇轩的夫人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连连点头,“知道的知道的,精神也不大好嘛,她能转到疗养院,在那儿一住就是好些年,免费的,还是我们家老杨的关照呢。”

杨宇轩又顺着夫人的话点头,附和道:“是啊,没错。”

貂芳不免感慨,人情社会啊,一个狼狈下台的前市长,手还能伸进疗养院去。

貂芳毕竟没有受过关于询问的专业训练,即便平时耳濡目染,真正操作起来却不是那回事儿。

她又想了想,觉得问不出什么了,便客套地说道:“打扰二位了,还请二位……要是想起什么,跟我们联络。”

说着,她递了一张自己的名片出去。也不知对方看到她的头衔是法医,会作何感想。

好在,对方并未仔细留意她的名片。倒是杨宇轩的夫人犹犹豫豫道:“你刚才问反常的事……嗯……倒是有一件……就是,不太光彩呢,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反常……”

“您请讲。”貂芳眼中满是期待和鼓励。

“是这样,有一回我去看儿子——平时我去之前都会提前给护工打电话,问一问疗养院里缺不缺什么,要是缺我好一并带过去,可那回我就是去西山附近办事,顺道过去看看,就没打招呼。

去到了病房,我没看见护工,不过我儿子被她收拾得齐齐整整,身上脸上都是干干净净的,衣服也是新换的,床单被套什么的也干净,我就放心了。

而且那天,我儿子心情也不错,说是龙阿姨天天拿轮椅推他出去晒太阳。

我就想着人家这么尽心尽力,我该请顿饭,再给些钱——单位里干得好还有奖金呢对吧?

可是在病房等了半天,也没见护工回来,我儿子又尿了……”

说到这里,杨宇轩的夫人叹了口气,解释道:“瘫痪了,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动不动就尿床上。”

解释完,她兀自出神了几秒钟,继续道:“我想给儿子换了裤子床单,可他天天躺着,特别胖,我弄不动他……

我知道小龙的房间——她跟女儿同住一间疗养院的普通房间——没办法,我就去她的住处,想看看她在不在那儿,要是在,就叫她来帮忙。

结果,走到门口,我就听见……我听见……”女人看向了自己的丈夫。

她的丈夫杨宇轩显然并不知道此事,但也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貂芳。

貂芳则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女人。

女人继续道:“我听到那种声音……”

冯笑香突然接话道:“是不是类似毛片儿的声音?”

这形容倒是贴切,其实几人大约都猜到了女人要表达的意思了,却只有冯笑香一本正经地说了出来。

“就是那个。”女人道,“我……我不是好奇啊,就是觉得……不想找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护工,指不定会惹出来什么麻烦呢。”

她这话也不知是否是有心的,反正杨宇轩羞愧地低下了头,那无处安放的目光甚至让人觉得他有点可怜。

不仅如此,他还突然流出了一条口水。口水哗哗地淌在衣服前襟上,冯笑香和貂芳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想要掏出纸巾来帮他擦擦。

女人已经见怪不怪,一边说着:“不用不用,我来就行了,老毛病了。”一边从居家服口袋里掏出餐巾纸,三下两下就把丈夫的口水擦干净了。

“人老了,尤其经历那件事以后……哎!打击太大了,这不,老年痴呆前兆……你们说说,我这什么命啊……跟着他没享两天福,缺德事儿他干,最后受罪伺候人的事儿我干……儿子摊在床上,老子又这个德行,我还有什么熬头啊。”

女人已跟人抱怨了太多遍,以至于这抱怨张口就来,背书一般,从中已经听不出多少感情了。

貂芳和冯笑香当然也可怜她,可两人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见她将杨宇轩的口水收拾停当,貂芳便追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啊,我躲在走廊拐角,没多会儿,就看见一个男的从房间里出来了,我认识那个男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