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八十六章 危险关系(3)(1/2)

一直没说话的闫思弦开口解释道:“第二战场,针对确实对他人人身造成了伤害的PUA,比如那个诱导我助理自杀的渣男,走法律途径……”

貂芳摇头,“我觉得……难。”

“我知道,”闫思弦继续道:“咱们国家法律对教唆他人自杀的行为,并没有相关规定,尤其被教唆的还是个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

成年人嘛,具备判断能力,知道自杀的严重后果,人家让你死你就死,那不成傻子了?

我承认,男女双方都有责任,我助理拿自个儿性命当儿戏,活该承担现在的后果,可如果就这么让渣男渣女逍遥法外,岂不是助长他们的气焰。

所以……我和吴队昨儿翻了半宿法条,总算发现了一条能沾点边的。”

“哦?”

“什么?”

冯笑香和貂芳一起好奇地看着闫思弦。闫思弦则看向了吴端。

吴端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示意两人自己看。

只见本子上摘抄了一条最高检的司法解释:

组织、策划、煽动、教唆、帮助邪(手动分隔)教组织人员自杀的,依照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吴端道:“虽然这条司法解释只针对邪(手动分隔)教组织而言,但它反映出了最高司法机关对目标明确且有组织地教唆他人自杀的行为,可以认定故意杀人的思路。

所以我们想做一个大胆的尝试,有没有可能把那些不良的PUA培训班妖魔化,向邪(手动分隔)教组织靠拢。”

貂芳思索片刻,依然摇头,“感觉还是……不太靠谱。”

“我知道。”吴端道:“法律规定对咱们的确是种限制,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硬要找到能够贴合眼下这案件的某一条法规……”

“不会吧……”冯笑香小声叨念了一句。

吴端给了她一个确信的眼神。

貂芳着急道:“喂喂,你们打什么哑谜呢?”

吴端问道:“记得前段时间民众对正当防卫的大范围讨论吗?”

“嗯,我记得是一个人正当防卫,抢过施暴方的砍刀,直接把施暴方砍死的案件。”貂芳道,“不是到处都在报道那条新闻吗?”

“没错,因为大家的讨论,高官会对正当防卫的相关法规做了修改,最高法又做了相应指导性的解释,放宽了正当防卫的尺度,就前两天的事儿。”

貂芳惊讶地张大了嘴,“你们难道……也想撼动法条?”

吴端:“梦想总是要有的,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貂芳和冯笑香对视一眼,除了诧异震惊,她们还在对方眼中看出了跃跃欲试的意思。

“那算上我们!”貂芳道:“这么有历史意义的事儿,我要见证!”

“别太激动啊,撼动法条什么的,不过是最极端情况下的设想,大概率有其它定罪依据,比如诈骗,咱们就先脚踏实地把事情查清楚。”吴端道。

两名女警点头,冯笑香问道:“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就从找吴亦彦入手吧,他人还不知道在哪儿。”闫思弦道。

因为吴亦彦与一个当红明星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乍一听叫人挺不习惯,闫思弦便又解释道:“吴亦彦就是我助理的前男友。”

“你助理怎么样了?我想去给她验个伤,方便吗?”貂芳道:“另外,她精神状态怎么样?可以接受询问吗?”

“我正想跟你商量,请你跟我一起询问她。”闫思弦道。

貂芳摆摆手,“客气什么,那走吧……对了,她叫什么?”

“舒澈。”

冯笑香道:“那我来查吴亦彦的下落,你刚说不知道他人在哪儿,什么情况?你们派人去找过了吗?”

“找过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被舒澈自杀的事儿牵连,躲起来了。昨儿晚上就让值班刑警去吴亦彦家查看过,家里没人。”吴端道:“我们留了人在他家附近盯梢,不过他一直没回过家。”

冯笑香点点头,“明白了,那我调监控查查,看他出了医院之后去了哪儿。有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好。”吴端道:“再查查吴亦彦的通讯记录,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揪出来他报了哪家PUA培训班。”

“放心,我会把他的基本信息全过一遍。”

分配好工作,吴端闫思弦貂芳结伴出了市局,奔向舒澈所在的医院。

舒澈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安眠药的副作用让她昏昏沉沉浑身无力。

她眼角有层层叠叠的泪痕,想来恢复意识之后就一直在默默流泪,让人看了不免又怜又恨。

看到闫思弦——确切地说,她根本不敢看闫思弦——她只是知道闫思弦来了,便将目光安放在跟闫思弦南辕北辙的地方。

“闫总,对不起,实在是……麻烦你了。”舒澈的声音有些沙哑。

貂芳赶紧从床头柜的一摞纸杯中拿出一个,给她倒了水递过来。

她和吴端都没说话,因为吃不准舒澈知不知道闫思弦的刑警身份。

等喝完了水,舒澈又道:“我知道,我这样实在说不过去,太不职业化了……闫总,我……辞职。”

闫思弦挑了下眉毛,“你确定能找到比做我助理更好的工作?”

“我……”

“找不到你急着辞什么职?我又没说让你走。”

“可我……”

“我就问你一件事,”闫思弦道:“后悔了没?”

舒澈瞬间泪流满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哭,闫思弦便安静等待他哭完,等待她的答案。

“……嗯……嗯。”

这回答夹在哭泣时换气的间隙中,弱弱的。

“那记住这后悔吧,”闫思弦道:“记住你要是昨晚就死在家里,现在哭天抢地的就是你的父母,你连道歉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冯笑香给舒澈递上纸巾,她狠狠地擤着鼻涕擦着眼泪。

“你……真不开除我?”舒澈道。

“工作生活分开评判,即便你在这件事上蠢成了驴,也并不妨碍你有不错的工作能力。”

舒澈渐渐收住了哭,向闫思弦保证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那我以后工作一定……一定加倍努力……”

闫思弦打断她道:“我是刑警,这事儿公司里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舒澈终于看向了闫思弦,眼中有迟疑有恐惧。

“闫总……那个……”

她猜到了闫思弦的下文,她知道闫思弦要以刑警的身份介入这件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