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九十八章 掐指一算,新年假期没剩几天了(1/2)

他们自然没有三头六臂,只是任谁也想不到,这年头,警察办案都用私人飞机了。吴亦彦可能是史上第一个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的嫌疑人。

吴端亮出一张王博昌落网的照片,并道:“你的同伙,过两天就押送回墨城了。没用的,现在通讯技术这么发达,到处都是摄像头,逃到哪儿去都能把他揪出来。”

吴亦彦用了足足5分钟,才勉强恢复了语言能力。

“你是说……你意思是……”他磕磕巴巴不知所云。

“我的意思是,”吴端接过话头,“你们杀了一个女人,王博昌已经承认了,现在就等他带我们去找尸体了。”

吴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或者,你带我们去,立功的名额就是你的了。”

审讯中,囚徒困境总是屡试不爽。

吴亦彦一开始很犹豫,犹豫再三后,终于想通了,谨防耍诈的可能性不大,能说活出死人的事儿来,八成是王博昌已经撩了。

栽了。

没辙,除了好好交代,再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吴亦彦先破口大骂了一通,“孙子!王博昌这个龟孙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妈的他知道个屁!我让他一块回去看看,他都没胆子,就他,能记住死人在哪儿?”

“你也太低估王博昌了。”吴端故意露出不屑的神色,似乎根本不想继续和吴亦彦讨论。

“呵,不信你们就去找啊,我明说了吧,死人早就不在那儿了。”

“你什么意思?”

“告诉你们也没关系,收到照片我就去看了,死人不见了,肯定是被那个神经病藏起来了……

他每次给我的照片,那死人都……”

吴亦彦脸色不太好,还干呕了一下。

“……反正,最后一张照片,腐烂得都没人形了。”

“你总共收到几张照片?”吴端问道。

“三张。”

“纸条呢?”

“那就多了。”

“东西还留着吗?”

“留那玩意儿干啥?我有病啊。”

意识到自己态度有问题,吴亦彦尴尬地咳嗽了一下,又拿出讨好的嘴脸道:“东西都烧了,每次看完,我就直接烧了,不过内容我都记着呢……呃……能记个大概齐吧。你们问吧,我知道的事儿肯定都说。”

“第一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具体日子啊?那我可记不清了……大概……人死了没几天。”

“人是什么时候死的,你还记得吗?”

“15号,10月15,这日子我忘不了……照片得话,应该不超过半个月。”

这回答可太宽泛了,见吴端皱眉,吴亦彦苦着脸解释道:“摊上这种事儿,我这一天天心里乱啊,哪儿还顾得上记日子。”

“先说说人是怎么死的吧。”吴端道。

“你说那女的啊?那是我叫的小(手动分隔)姐,完全是个意外……”

吴端打断他道:“你是说,死者是一名妓(手动分隔)女?”

“是啊。”

“不是你用PUA那套办法约来的妹子?”

“那天的不是。”吴亦彦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像是搓掉了一层伪装面具,“行吧,我跟你们交个底。

PUA那套办法是有点用,我也确实约成过,但那办法约到的……嗨呀,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就想吧,能约到什么正经人?

反正吧,不正经的是大多数,她们就存着约的心思呢,正经的少。

就是不正经的,也不是次次都能约上,即便约上了,也不好控制不是。所以,跟学员组局玩的时候,我都是叫小姐,让她们扮演被‘搞定’的妹子……”

吴端没想到,造假、欺诈已经无孔不入到了这种地步,合着PUA培训还是个一环套一环的精密骗局。

各行各业的KPI都不好完成啊。

“……我约王博昌出来玩那几次,就都找的小(手动分隔)姐。我那会儿不是看他干放债的买卖吗,主要想跟他处好关系,搞点钱花花……

哎!我那天先跟几个哥们儿喝了一局,被灌了,搞完事儿就睡了,中途醒过来一次,撒了泡尿,看见王博昌正……正忙活呢……他还问我要不要一块。

算了吧,我头疼得厉害,原想看看他……那什么……搞,结果没看两眼就睡得啥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不对,是他把我叫醒,王博昌把我叫醒的,他说人死了……

你听我说,警官,我知道人是咋死的。”

吴端本想插话,被王博昌这样一说,便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八成是呛死的,床上被她吐得不成样子,那天早上退房,我给宾馆赔了260块钱呢。

要么就是心脏病,我可真见过,喝酒,喝着喝着心脏病发了,直愣愣栽桌子上,脸埋碗里头,大伙儿都以为是喝醉了,等临走,叫人的时候,都他妈凉了……”

吴亦彦所说的的死亡原因,不过是推测和臆想。但他本人深信不疑,并强调道:“真的,人是怎么死的,我一看就知道。”

好像他是个专业法医。

吴端不想打击他积极交代问题的态度,只是岔开话题,问道:“那被叫醒了之后呢,你俩怎么商量的。”

“我要报警啊,出人命了当然得报警,他不同意,说是警察来了肯定说不清楚。

我看他就是怕了,人说不定是被他搞死的,反正我睡着之前,那女的还活着呢,我还跟她说话呢。”

“说的什么?”

“也没啥,就是告诉她,一会儿有个朋友要过来,让她……别露馅了——我不是说过了吗,女的是我找的小姐,我就是怕这事儿露馅儿。”

“继续吧,决定不报警之后呢?”吴端问道。

“那就想办法处理死人呗。”

我背着死人下的楼,他在旁边挡着,怕被人看见——妈的干活的时候往后缩。

我俩把人送上车,又等着前台清房,床单什么的都搞脏了,就给人家赔钱呗。

然后,就开车在城里溜达呗,边溜达边想办法。

他问我妹子在哪儿约的,有没有联系方式,万一她的亲属朋友什么的发现一个大活人失踪,报警,肯定很快就会查到我。

聊到这份儿上,我也就不瞒着他了,我全摊牌了,怎么找的鸡,怎么骗的人,包括问他借的那几万块钱……反正就是破罐子破摔,他看着办吧。

他还算识相,没翻脸,认了个倒霉。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莽荒大帝尊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位面交易系统[重生]苏月连灵魂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