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8章 难熬的晚宴(1/2)

被同一个人嫌弃了两次。

梁安安也不在意。旁人的喜欢与否,对现在的她来说无关紧要。

再者,这个人说得很对。她的演技确实还不够看,她的演技是通过大量的练习所达到的,其中有几个固定模板,在那些眼光毒辣的人眼中不够看。

梁安安本不*开口解释,但接受到了李烨的目光,也只能开口接下去。

“谢谢您的提醒,我会再继续努力的。”梁安安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她现在还是在假装着一个羞涩干净的新人。

谢弈的回答是哼了一声。

目光是再也没有落在了梁安安身上,虚伪的女人。

陈导笑了起来,他拍了拍谢弈的肩膀。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子辈们,十分的宽容。“谢弈你啊,眼光太过了。难怪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入你的眼。”

谢弈弹了弹自己的衣领,一派漠视“那是因为她们太差了。”

陈导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摇了摇头。

“能入你眼的也就是杨甜甜了。”陈导说着说着就有几分感慨了,“但是像杨甜甜那样好的演员能有几个人。有时候,觉得这个全明星时代来得有些早了。现在这个圈子里也渐渐变味了,变得太浮躁了。明星的光环太重,真正的演员没有几个。明星越来越多,演员却是越来越少。”

“电影都变得廉价。”

气氛变得尴尬。

也不知道陈导为什么会拐到了这种难回答的问题上。

这种话,不是梁安安可以插嘴的。李烨也递给了梁安安一个眼色,不要随便开口。

这个时候,就要轮到李烨来活跃气氛了。

“有好有坏。”李烨接口,他递上了一杯甜酒给陈导。“如果都像陈导您一样,娱乐圈一大半的人都没有工作了。像我,这个靠脸吃饭的人不就要失业了。还有我那群孩子们,岂不是也没有饭吃。全明星的时代,势必是会有这些缺点。浮夸之风,过了几年,就会好很多了。”

陈导被李烨这番话逗笑了,“失业率再怎么高,你小子都不可能失业。不过,也真是浪费了你这张脸啊。多鲜明的一张脸,怎么就只想要当个经纪人。”

李烨故意哇哇大叫起来,“如果我混了娱乐圈,哪里轮得上郑宇,许天谕他们。我啊,还是给他们一点活路好了。”

“丑人多作怪。”

谢弈扔下了酒杯,表达不满“你怎么还是这么没长进。”

李烨:“……”我似乎没有惹到你吧。

李烨也算明白自己这个好友,傲娇帝嘛。“哎呀,你呀老是喜欢冷嘲热讽。这样下去,你还会有女人喜欢你吗?对吧,梁安安。”

梁安安尴尬地笑了笑。

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可是乖乖地当着背景墙。

不过,梁安安也看出来了两人的关系很好。

就像现在李烨用力捶了一下谢弈,谢弈也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用他惯有的嘲讽语气,将李烨贬得一文不值。

等梁安安诧异对方说了这么一长串话,还没有咳嗽的时候,谢弈咳嗽了起来。他的身体似乎很不好,但还是烟酒不忌。喝得酒是度数最高的伏特加,而且喝得很凶,一杯接着一杯。

脸上潮红,显然是有些微微醉了。但他的双眼却是越来越亮,像是子午夜下的星空,璀璨明亮。

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他说得话越来越犀利了。

“哼。现在的演员叫演员嘛,完全就是明星,只知道炒绯闻,只知道上头条。我真是看不起你们。”

“像你,陆导。你最近拍得电影是什么鬼!好好的一副文艺片,放了几个最近大火的小鲜肉,就以为万无一失了。搞得我胃口尽失。还好意思叫我投资,这种烂片你也配叫我投资。”

他竖起了中指,龇着牙,李烨连忙阻挡了谢弈,“不好意思陆导他喝多了。喝多了。”

谢弈一把拍开了李烨的手,又指着一个大幅便便的男子说道:“还有秦导,既然拍得是商业片,那就不要乱搞那些名堂了。偏偏要冠上什么情怀,情怀如果能够哭的话,要哭出了。明一个情怀后一个情怀,打着一个假情怀有什么意思。既然是商业片,那就堂堂正正的给我奔着钱去。不要给我,呃呃”

谢弈被李烨塞了满嘴的水果,他瞪着狭长的眸子望着李烨,眼里一片清明,哪里有什么醉意。

“不要再说了。”李烨叹了一口气。“你想要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吗?虽说你是投资商,但得罪了某些小人你可就得不偿失了。”

李烨话说得很小声,他看到了谢弈眼中翻过了一丝嘲讽,心下微微一叹。

谢弈做事还是那样随心所欲,完全不顾他人的颜面。他已经有所成长,而谢弈还是那般,没有成长。

谢弈不懂这些吗?不,恰恰相反,他最懂人心,也最会审时度势,他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因为从小身体不好的原因,他比任何人都会看眼色。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海贼之最强变种人[阴阳师]这个晴明来自非洲一个蘑菇一个坑快穿之最强反派boss婚色撩人:酷酷军少是我的两千年后的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