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0章 所谓的试戏?〔已修〕(1/2)

由于谢弈的推荐,梁安安有了一个试戏的机会。

剧本也在当天送来。

被谢弈说成不入流的三流剧本,真得是埋汰了这部剧。

在梁安安眼中,这个剧本虽说是肥皂剧,但它的完整度,严谨度都算得不错了。

被谢弈说成三流的剧本,应该是谢弈的眼光太高了。

片名暂定为《黑玫瑰》。

女主文若兰幼时生活在一个富裕的、父慈母孝的美好家庭。但好景不长,随着女主外公的病重,身为入赘女婿的爸爸开始暴露出了本色。开始掌握企业的大权,被女主外公发现后,恼羞成怒下杀死了女主的外公。而这一幕正巧被文若兰看见,被她爸爸发现一把把她推下了楼。而醒来后的文若兰失去了听力和说话的能力。女主被她的妈妈送到了国外里去治疗,几经波折下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但听力还是永远失去了。而在得知自己的父亲是如何死去后,女主的妈妈就开始盘算着如何报复丈夫。在得知自己的时日不多后,她在临死关头时要求女主替她继续复仇。女主迈入了复仇之路。在青梅竹马的帮忙下,女主重新进入了自家的企业中。在报仇之路上时候,爱上了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的男主王璟,然而王璟和女主的理念不同,他所认为最好的复仇是本人活得比复仇者还要好,这才是真正的复仇。

纵使两人理念不同,但也无法消灭两人之间的火花。女主耍尽了恶毒的手段,但王璟不离不弃,一直在背后默默守护者对方。经历重重挫折后,两人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样的故事很俗套,但梁安安一边看一边内心引起了共鸣。

如果说以前的她认为这种复仇剧,都是编辑的异想天开,那么经历过相似的事情后才发现,有些仇恨是无法熄灭的。

她的心底燃烧着一簇恶火,只有大仇得报之时,这团恶火才会熄灭。

那种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的声音,是如此的难以忍受。

******

三天后,梁安安接到了试戏的通知。

这次的试戏一共分为三次的面试。

梁安安也还是第一次遇到需要如此层层筛选的选角面试,这也从侧面说明投资商很看重这部电视剧。

李烨替她招了一个女性的助理,是一个圆脸的大学生,叫做圆圆。

梁安安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一个人,有一个助理在反而有些不自在。圆圆也没有瞧出来,心比较大,压根没有感受到梁安安的不自在。只觉得梁安安是一个很好伺候的明星中样样事情都不需要她操心。

她先前去报道,让小圆随意。

她被人引领到了后面,拿着自己被分配到的号码牌,坐在后面静静等着。

一看发现这次的面试者比上次罗导的《十年》要少,声势不大。如果不是谢弈的提点,梁安安知也不知道这次的面试。

她签约的公司还是太小了,有些消息过于滞后。

不过,现在的她不是得到了这个消息了吗?她微微一笑,她应该给给自己更多的信心。

“姐姐,你也是来试戏的吗?”

梁安安对她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这种显而易见的话。这个女孩穿着一身繁复的紫衣,配上她那张艳丽的脸,很夺目。

10个人一组,梁安安被排到了第二组。

“呀,真心巧,姐姐你和我一组啊。”那女孩晃悠着手中的排号。。

梁安安看了看,确实两人是在同一组。对于这个自来熟的女孩,梁安安用着笑容做挡箭牌。

陌生人的示好,在普通人的场合下都要掂量掂量几分,更何况是这个勾心斗角的娱乐圈中。梁安安不得不谨慎起来。

“姐姐你可真冷淡,笑得这么假。”

梁安安笑容不该,“抱歉,不过我就是这样的性子。马上就轮到我们了。”

女孩瘪了瘪嘴。

很快就轮到了梁安安她们一组。

被安排坐到了5位面试官的正前方。四面八方都安排着摄像机。

二十多台的摄像机360度无死角的全部对准着人,让人无端的拘束。

和梁安安同组的女生都有些拘束,被这么多火辣辣的眼神盯着,脸皮薄的人已经是双脸通红。

梁安安是面不改色,眼神变也没有变。若说前世梁安安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带来的好处,一个是演技的打磨,一个就是脸皮厚。她已经习惯了被无数人的注意,习惯了在摄像机面前找到了最佳的摄像点。

所以,在对着这么多的摄像机的时候回来她本能的将自居的位置偏离了一些,对准那个绝佳的摄影位置。

梁安安这小小的举动,自然是瞒不过面前的五位面试官。他们当中有人是皱眉,有人是不以为意,有人却是轻轻笑了一下。

那些有导演功力的人自然是看出了梁安安这个动作下的含义。这样的功力,是需要数十年的功夫才可以做到。找准摄影点,对于导演来说也是一件费力的事情,更何况演员。王导翻着手中的简历,看了一眼梁安安的简历,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一个只是拍了一部电视剧的新人,居然有这么好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呢?这样的能力出现在一个十年的老戏骨身上的他不会怀疑,也不会吃惊,但现在这样的能力出现在一个新人身上,这就令人大吃一惊。

只能说是她天赋异禀,还能够说什么呢?又要出现一个杨甜甜了吗?

不过,像这样的人出现得越多越好。

第一关考验的是台词功力,当面考察背诵能力。

前面几个人都是背诵的结结巴巴大概是因为这些众多的摄像机,没有将自己的全部实力展现出来。

轮到了梁安安了。

梁安安先鞠了一个躬,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就开始背台词。

与其他人不同,梁安安的背台词不能够说是背,而是应该说是在表演。

“所以说,爸爸你竟然是这么想的吗?我,也是你的女儿。是爸爸的亲身女儿。”说着说着,一串晶莹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海贼之最强变种人[阴阳师]这个晴明来自非洲一个蘑菇一个坑快穿之最强反派boss婚色撩人:酷酷军少是我的两千年后的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