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0章 我是一朵白莲花?!(1/2)

“看到了什么,让你露出了这样喜悦的神情。”方宇刚刚拍完一个镜头,距离下个镜头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就坐到了树荫下休息。

将近七月,天气也逐渐变热。方宇拿着把破风扇,在扇而扇。

坐下时,看到了一副傻笑的梁安安。好奇心就在心里挠着,很想要知道梁安安到底因为什么乐成这幅样子。

眼前的女孩,一直都是一副含笑自若,笑容温和,无论是发生什么事情都似乎不改变她脸上的笑容。除了那次,演感情戏不顺的时候,她露出了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后来,面对曼妮的挑衅,杨甜甜无形的折磨,都能谈笑面对。

这样的人,仿佛就像一谭死水,深处的暗涌只有她自己才能懂。方宇觉得对方根本就不想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反而似乎是他的同龄者。豆蔻年华的女孩,稳重的像是三十多岁的人,不,或者该说是衰败更为贴切。

而现在,这个女孩才露出了像是这个年纪所该有的朝气笑容。倒是让方宇觉得好奇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让梁安安笑成这幅样子。

“啊,我的粉居然有30w个了!”

有着数百万粉丝的方宇:“……”就为这个!

周莉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安安你太搞笑了。”

梁安安对此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我不是说过拍摄时间内不准使用通讯工具!”

杨甜甜走了过来。

“对不起。”梁安安收起了手机,一时之间太过心急就将杨甜甜的规矩忘了。

杨甜甜淡淡地扫了一眼,“下不为例。”

难得,杨甜甜没有追究。

她今日换上了一身绯红的连衣裙,晶莹的手腕带着一串石楠花编制而成的手链,摇曳着美丽的光泽。

她正对着阳光,出神地望着手中的手链。小小的手链,在阳光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脸上难得露出了一抹柔情,然后左手慢慢地摘下了手中的项链,捏在了手心中,垂落着,仿佛马上就会掉落下来般。

她嗤笑了一声,然后甩开。

咕噜噜地一下子滚到了远处,很远的地方。

然后,有人捡了起来。

是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子,一袭白西装被这个男子穿出几分风流和邪魅。

很有魅力的男子。

“为什么把我送给你的手链扔了?”男子坐在了杨甜甜的旁边,轻轻地撩起了杨甜甜的秀发。慢慢地低下去,近乎落下了一个吻,“不喜欢吗?”

很难得,杨甜甜没有推开这个轻佻的男子。周围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么多的时间相处,大家也是知道杨甜甜最讨厌被人碰,但现在这个男子却没有被推开!

所以说,这个男人是谁!

“废话!”

男子眼眸烁烁,唇畔流转着一抹邪魅的笑容,他英俊的面容似流光。“呀,甜甜你太不给我面子里。我可是觉得唯有欧石楠最符合你的形象啊。”

欧石楠的花语,欺骗者,孤独者。

确实十分贴切自己的形象。

但就是因为太贴切了,所有她才不喜欢。

“离我远一点。”

“这可不行,我可是非常喜欢甜甜你啊。你可是我的新缪斯,我的歌者。”

杨甜甜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周围看戏意味十足的人,“怎么还愣着,给我拍戏。以为没有几个镜头,你们就可以松懈了。”

众人瞬间哄然散开了,只不过八卦之心人人都有,眼光都不时偷偷地注意到着这两人的一举一动。

梁安安觉得这个男子有些眼熟,小声地问了一下周莉,“莉莉姐,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不认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非富即贵。”

感受到了一阵目光,男子环顾了四周,最后目光垂落在了梁安安的身上,桃花眼微微上挑,眉宇间潋滟出了几分艳色。

他唇角上的笑意顿时增多。

“离我的剧组人员远一点。”杨甜甜笑容甜美,两只酒窝中盛满了醉人的笑意。她贴在了男子的身边,态度可谓是亲昵,说出的话可谓是冰冷,“沈珈珹,不要给我讲你那副花花肠子落在了我剧组员工上。”

“真伤心啊。这么心疼那个梁安安?”被这么一说,他反而更加想要招惹了。

他施施然地走到了梁安安的身上,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海贼之最强变种人[阴阳师]这个晴明来自非洲一个蘑菇一个坑快穿之最强反派boss婚色撩人:酷酷军少是我的两千年后的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