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梦成真(1/2)

“娘娘……”几人有些犹豫,直到慕清莹视线凌厉的瞥过去,那些人终于妥协,退开了些。

慕听然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些明显不是她对手的御林军,继而又转头去看慕清莹:“怎么,打算亲自跟我打,若是从前还有得一拼,但是以你现在的实力打得过我吗?”

握紧手中的剑:“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也好,杀了你,夏止轩怕会伤心一段日子。”慕听然似乎很满意,“到时候再杀了他让你们团聚。”

之后便是两人短兵相接,倏尔风起,慕清莹是用了全力的,也看得出慕听然没有丝毫放松,如她所想,也如慕听然所说,现在的她确实不是慕听然的对手,单单从体力来讲,她就耗不过慕听然。

另一边的香儿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几步外的两人打得难舍难分,自然也轻易看出了慕清莹不是慕听然的对手,一直处于被打压的下风,但是索性并没有受伤。

她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除了疼痛之外只有黑岑岑的血——慕听然的剑上有毒。

她皱着眉头看了许久,脑子里很乱,想要急切的做些什么,但是最终发现无济于事,没用了,毒已入血脉,今日便是大限。

她闭了闭眼,再睁开事眼里的纷杂情绪已归于平静,喉咙里苦涩的感觉也已经被压下去了,而那边两个人的打斗还是没有停歇,看得四周的人心惊胆战,也是在下一刻,慕听然骤然发力反手劈过去,趁着慕清莹不注意就要将剑挥过去,慕清莹可以说是避无可避。

也就是在这一刻,香儿没有犹豫,过往种种瞬息间在眼前拂过,最后只剩下眼前这一幕,就在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为慕清莹捏一把汗的瞬间,香儿闪身便到跟前,为她挡下了这一剑。

所有人似乎都听到了剑入血肉剔骨的声音。

连慕清莹都愣住了,但是她很快回过神,然后就见香儿竟然直接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剑锋,不让慕听然将剑抽离,也正是有了她的干扰,加之此举确实猝不及防,慕听然没有防备的被大乱了动作,慕清莹看准机会直接将自己手里的剑送了过去,又是一声剑入血肉。

慕听然心口一疼,送了手中的剑,在香儿倒下的同时已经退到几步外,不过虽然慕清莹这一剑刺得很深,但是好歹剑上没有毒,她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微微一哂,随即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明黄色衣角猝然出现,直接一脚将地上的剑一踢,长剑直挺挺的没入了慕听然喉咙,而她瞪大了眼睛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接着就再也支持不住的倒下,鲜血顺着喉咙留了一地,让人不忍直视。

慕清莹已经蹲下身将倒在地上的香儿扶起来,开口就吩咐人去喊太医,却被香儿抬手阻止了,她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了。

此时夏止轩也已经到了她身边,香儿努力伸手拉住了夏止轩的手,艰难的一字一句开口:“皇上,我……”

但是最终她也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接着就闭上了那双不甘的眼。

夏止轩一声叹息,最终道:“厚葬。”

经此一事,夏止轩也已经知晓始作俑者是夏止琪,如此大逆不道,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他的狼子野心,现在有了证据,夏止轩终于决定反击。

如今慕听然已死,剩下的只是抓住他便可结束一切。

那日在树林里,慕听然被夏止轩一剑毙命,但是索性还有一个李大人被活捉,之前夏止轩只是想暗中调查一下他,但是发现他和慕听然有联系之后,调查这件事也不用遮掩,显得光明正大了。

李大人明显是个贪慕荣华的墙头草,当初投靠夏止琪也不过是为了钱,如今小命都快没有了,自然再顾不得这些,立马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云大人和夏止琪的牵扯。

从天牢出来,慕清莹和夏止轩两人并肩而行,慕清莹率先开口:“既然已经知道朝中毒瘤乃是云大人,皇上打算怎么办?”

想起刚才在天牢里李大人说的话,夏止轩早有对策:“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朕会派人去云大人那边守着,若夏止琪出现便当场抓获,来个措手不及。”

“我也是这个意思。”慕清莹点头,“之前他便一直有动作,但是没有落下什么把柄,不好动手,如今也该算算之前的账了。”

两道身影信步往前,春日初阳缓缓腾起,将云层染成了淡淡的金色,绮霞如虹,日华若彩,轻轻铺洒在金栏琉璃瓦上,映射出浅淡华彩,似一切将予新生。

半月后,云府有异。

夏止琪只知道慕听然被夏止轩所杀,这件事让他十分恼火,没想到夏止轩一出手竟然就这么狠,于是足足等了半个月才敢现身去云府。

这半个月里他已经暗中观察过了,也让人去调查了,虽然李大人被抓,但是好在云大人还没有暴露,夏止轩对他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来。

作为手上权利最大的棋子,夏止琪自然不会放弃,所以在半月后的今天,自以为风头已过、十分隐秘的出现在了云府。

然而他不知道,在他出现的同一时刻,皇宫里的夏止轩已经接到了消息,当时便和慕清莹轻装纵马出宫。

虽然上次狩猎场折损了慕听然和李大人两人,但是夏止琪也并不是特别在乎,毕竟这两人也不算是必要的,他现在所需要的只是朝堂上的力量,只要云大人这边还没有暴露,一切都还有转圜余地。

所以他到云府的时候也算是不慌不忙悠哉悠哉的,刚到了云大人的书房,两人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夏止琪还没来得及将自己之后的打算逼宫的计划讲出来,外面便慌慌张张的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什么事?”云大人有些不耐烦,“不是说过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楚汉谣我寄人间诸天重生苏门赘婿娇妻你好甜:总裁要试婚傅先生,你又上头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