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八十四章:番外:公孙无极--我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好(1/1)

当我带着戚姬离开韩信和虞悦的时候,我就知道虞悦不想完成她对吕雉的许诺了。可是我并没有提醒她,因为我根本就不希望她将所谓的戚姬的秘密告诉吕雉。

戚姬的秘密我知道,是公子肃曾经留书给我的。公子肃生前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书信,信中说他找到了他真心爱着的女子,并且有了孩子,只是这个女子的身份见不得阳光。他说这个女子的舞很美,会跳一种叫做“折腰舞”的舞蹈,腰肢如杨柳般柔韧优美。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子就是戚姬,刘邦的宠姬,可是公子如意却是公子肃的儿子。这一点不用别人证明我就知道,因为如意长得极像公子肃。

我与公子肃、公子清兄弟俩之间的关系虽然名为师徒,却更似朋友。

我是一个从小就清心寡欲地一门心思习武的人,我没有什么朋友,虽然还有一个师妹,可是因为性格的差异我们并不亲近。但是公子肃和公子清身上却没有官宦子弟的纨绔浮华之气,他们兄弟俩重情重义,是真正的热血男儿。

而我则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为了我和公子肃之间的师徒之情,我愿意保全戚姬和如意。

当我带着戚姬见到吕雉时,吕雉已经迫不及待地问我虞悦有什么话要传给她。我说没有。吕雉当场就想变脸,可是随即刘邦来了。

于是吕雉立刻对刘邦进谗言说我这个抢匪一定是同戚姬有染才会心甘情愿地不怕死地将戚姬送回宫来。--很不幸,虞悦的预言实现了。戚姬早已不是处子之身,又如何验证她的清白?我只好对刘邦说,为了我剑客的名誉不受污辱,为了证明我与戚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也为了我没能实现我曾经对别人许下的诺言,我愿意自毁一臂。

当我微笑着斩下自己的左臂时,我的心却痛了,因为我想到这样的苦痛虞悦曾经也经受过。也许是因为我想体验一下虞悦曾经受过的苦,我才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

我拼死杀出重围,逃了出来,可是不久我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时间已不知过了多久。

我急忙为自己包扎好伤口,换上一件干净的袍子--我不想让自己狼狈地出现在虞悦的面前。这一切做好以后,我便急急地往我与韩信约好的宅院赶去,我只希望,我没有迟到,虞悦仍然在等着我。

黑色的夜幕下,我看见一个黑色的高挑的身影向我奔来,是她,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子、是在我受伤时鼓励我要振作起来的梦中人,是虞悦。我急忙下马迎向她。

可是当我看到她身后的韩信时,我立刻就自惭形秽了。韩信这样的男子是不可多得的,他可以为虞悦放弃荣华富贵、他可以为虞悦终身不娶,虽然我曾经听到过一些故事,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眼中的韩信与故事里的韩信绝非同一人。我眼中的韩信是一个真正的男儿,何况他还四肢健全、英俊潇洒,只有他才配得上虞悦;而我……不过是虞悦的难兄罢了。

我知道韩信和虞悦是希望我能够振作起来,说要给我讲故事,他们听过的故事和他们自己的故事。其实讲什么我并不介意,只要,我能陪伴在他们身边--或者说只要我能陪伴在她身边即可。

(全书完)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我寄人间诸天重生苏门赘婿娇妻你好甜:总裁要试婚傅先生,你又上头条了早安,野兽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