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81章 番外篇(1/2)

月挂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苏妤偷偷摸摸从院子里出来,七拐八拐绕过了好几道拱门之后,终于到达了约定的地点,苏家一个偏僻的后院。

“应该是这里没错了,可是人呢?”苏妤左看右看硬是没有看到约自己出来的那个人,不禁心中古怪,莫非范辑明那厮在骗她?

就在苏妤胡乱猜测之际,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身后。苏妤吓得慌忙往后一退,差点叫出声音来。

“你有病啊,大晚上的装鬼吓人。”苏妤恼怒的朝对方胸口打了一拳。

范辑明好脾气的笑说,“我哪有吓你,这不是想趁着孩子们都睡着了,给你个惊喜嘛。”

“什么惊喜,惊吓还差不多。”苏妤没好气的转过身体抱怨。

范辑明拉住苏妤的胳膊,“你跟我过来。”

苏妤不甘情愿的跟着范辑明又往院子里面走了几步,灯笼晕黄的光亮将两人前行的路照亮,脚下虽然满是杂草和碎石,但是苏妤却出奇的一点都不害怕。

“就在这里面。”范辑明高兴地说。

两人走进了一个破败的院子里,这地方苏妤有印象,就是当年苏念旺关押那个女人的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苏妤蹙眉,环顾四周,竟觉得与自己当初梦见的场景一模一样。

范辑明扒开草丛,指着地面说,“你看。”

苏妤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闻言定睛看去,只见草堆里竟然有一个碗大的西瓜!

“这,这是你种的?”苏妤惊呼,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体去看。

范辑明点头,“之前爹不是把瓜子都交给我了嘛,于是我就在这地方种了几棵,虽然发芽了五铢,但最后开花结果的却只有只有这一株。”

“那其它的呢?”苏妤惊喜问。

范辑明道,“一开始我也不确定这东西适合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所以都是分开种的。还有几个地方的种子也发芽了,不过这一株长得最快,已经结果了。”

“太好了,爹娘知道了一定很开心,等这瓜大了,就让孩子们一起尝尝。”苏妤激动的说。

范辑明亦是赞同,随即又说,“不过这东西金贵,我是打算等瓜熟了再跟爹娘说,免得出了什么意外,让他们二老白高兴一场。”

苏妤道,“发芽的那几株都得找人看着,可别被几个混蛋小子给糟践了。”

“这个我知道的。”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苏妤这才兴奋的跟着回去了。

第二天。

苏妤正琢磨着该让谁去照看那几株金贵的秧苗,就见小女儿茗婷泪眼汪汪的跑了进来,一边哭一边哽咽说,“阿娘,阿娘,呜呜呜......”

“怎么了?怎么哭了?”苏妤忙起身将茗婷抱了起来,心疼问。

茗婷今年已经两岁多了,虽然看着瘦瘦弱弱,但实际上性子尤其要强,即便是对上吉少敏家的那个臭小子也丝毫不落下风,见她哭成泪人儿的样子,苏妤着实吃了一惊。

“没事...呜呜呜......”茗婷抹着眼泪倔强的说,可想想心里又着实难过,所以眼泪也忍不住往下掉。

苏妤冲南春示意了一下,南春笑着出去调查情况了。

茗婷其实也不用苏妤怎么安慰,她趴在苏妤怀里哭了一会儿就自己睡着了。

瞥见南春回来了,苏妤将孩子交给逢春,起身走了出去,“外面说。”

南春跟着苏妤来到花园里,不等苏妤问,她就主动说了起来。

原本今天茗婷和她二哥苏谨是打算溜出府去学堂找他们大哥苏奕,可没想到今天街上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两人手牵手走的好好的,却被迎面冲出来的行人给撞散了,按理说他们两个从小就溜出去玩耍,对冶溪镇熟悉的跟自己后院一样。

即便实在是出了什么事情,旁边没几步就是苏家的粮铺,吉祥酒楼也在最醒目的地方,去找人求救并不困难,可偏偏就茗婷一个人哭着回来了。

“谨儿呢?”苏妤蹙眉问,婷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敢瞒着。

南春忙说道,“已经去找了,有人说看到小少爷往船舫那边去了。”

“定是去找他爹了。”苏妤皱眉,恼怒说,“这混小子,妹妹不见了还有心思乱跑。”

...

苏妤让逢春看着茗婷,别让她醒了之后又乱跑,自己则带着南春出去找苏谨。

马车到了船舫外面,苏妤就听到船房里面传来的号子声,道路两边也有工人在热火朝天的搬东西。

“小姐,船舫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南春撩开帘子往外面看,突然说道。

苏妤闻言也朝外面看去,只见船舫前面的空地上不知道为什么站了很多人,人群喧闹着,仿佛那里正发生着什么。

不会是谨儿出了什么事吧?苏妤心中涌出一股不安,忙催促着马夫赶快点。

到了船舫入口,南春扶着苏妤下了马车,来来往往的船工们都见过苏妤,此起彼伏的打着招呼。

苏妤和南春直接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众人见了她们也纷纷往两边让开。

苏妤远远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骂道,“放肆,你知不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就凭你们也想见我家小姐!还不快趁我家小姐没有来之前把那个小鬼给我叫出来,否则我定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恼怒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

议论纷纷的众人立刻噤声,循声看了过去。

苏妤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走了出来,只见她脸色阴沉,挑起的丹凤眼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厉。

“夫人。”众人连连喊道。

苏妤环顾四周,问,“你们东家呢?”

“东家和贾师傅去街上办事了,还没回来。”有人应道。

原来是人不在啊,难怪会让任由旁人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就是这里的管事的?”尖锐的声音传来。

苏妤低声吩咐了南春几句,南春点头转身离开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娇妻你好甜:总裁要试婚傅先生,你又上头条了早安,野兽老公金田福地:农家小妻有点甜龙王妻地府巡灵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