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章节575:王狗吞的秘密(下)(1/2)

翼洲琨城,地下蛊母巢穴。

谢辞君和天魔女各取索取,暂时达成了结盟。

天魔女也把自己真实的身份告诉了他。

她叫厉无忧,是辰钧宫离殃尊唯一的妹妹。因为错信了化名为王灵均的畜生,被他诱拐到了元炁大陆,甚至还成为了王狗吞的禁脔,为他生了一个孩子。

而这,才是她真正悲剧的开始。

谢辞君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听到这么一大桶狗血惊奇的隐私往事。

因为从来没有人听说过王星极,居然还有个儿子。

在元炁大陆,找到心仪的道侣,共修大道的并非是少数人的选择。当然也有人不想有太多的羁绊,就选择一个人终老。

但一般来说,如果有了孩子,修士们还是会直接办一个结缘大典,将孩子公之于众的。这也跟天道有关。

毕竟骨血是这世上最为因果缘分的联系,一旦可以隐瞒或抛弃骨肉,往往会有道心上的瑕疵,很难度过心魔劫。

修士们的道德观,跟凡人界不同,没有那么多贞操之观。

男女修士之间,分分合合是很正常的。反而是有了子女缘分之后,才会变得稳定下来,不会轻易的离合。

所以,从来没有人想过,王星极居然会有一个儿子,而且隐瞒了他的存在。哪怕他的母亲是天魔女,但凭借王星极的身份地位,想要护住从未有杀戮罪行的天魔女,又能有什么难处呢。

不,还是会有一些难处的。

至少,如果跟天魔女成为正式的道侣,王星极很难在担任极堃殿的大宫主。

他可以作为太上长老,但为了保持极堃殿中立公正的立场,还是需要交还出司衡灵均,以示公正无暇。

然而还是不对。

王星极当了极堃殿大宫主有多少年了,至少在谢辞君的印象里,有三百年以上。

像他这样修为,年龄的化神修士,是不存在为情所迷的冲动的。

更何况,他是一心一意把天魔女引诱到元炁大陆,然后迷惑骗&奸了天魔女。以当时王星极已经是化神老祖的修为,别说控制区区精索脉关。但凡他一个动念,不想让天魔女怀孕,那天魔女就绝对不可能生出孩子来。

所以,这个孩子不是天魔女想要的,而是王星极刻意安排出生的。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孩子,其实不是意外。而是王星……王狗吞刻意安排的。”谢辞君问。

天魔女点点头,“当时我没有想过,因为直到孩子出生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可后来,我慢慢的就想明白了,从一开始,他就在骗我。”

“骗我来元炁大陆,不能再回辰钧宫。这是其一。”天魔女的话语,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交流,逐渐开始流畅流利了起来。

“其二,他骗走了我的麒麟卵。那时候我刚刚怀孕,每次用手决击打麒麟卵后,都会眩晕恶心,难受的要死。于是这个人就说,是因为胎儿和麒麟卵有冲突,他可以代为照顾。”

天魔女微微摇头,”我那时候多傻啊,居然一点都没有怀疑,就把契约的手印都教给了他,然后让他把麒麟卵拿走了。“

说到这里,天魔女沉默良久,才继续说道,“这第三,我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才想明白的,他,那个畜生,就是想要诱骗我生一个男孩儿。”

“为什么呢?”谢辞君轻声问。

“这个缘故,我要放在最后讲。”天魔女说,“因为我的孩子,会继承天魔体,你听过天魔体吗?”

谢辞君点头,“昆仑的上古秘籍里有写,魔修炼骨,炼体,炼魂,而其中最为完美强悍的,就是天魔体。”

天魔女轻声“嗯”了一声,“其实天魔体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我兄长曾经说过,我们这一脉的天魔体,其实应该叫做净尘琉璃体。它天生就通透无暇,炼就各种魔功都不会互相干扰,出现心魔。”

“清净琉璃体还有一个极为特殊的地方,它是可以灵魔兼修的。”

谢辞君听到这里,忽然错愕的抬头,“灵魔兼修?”

天魔女很肯定,“我的儿子,就是一个已经实现了的存在。”

在当初的道统之争里,那些远古大能们为了突破境界,破碎虚空,在尝试了所有的灵修之后,干脆走了魔修之路。

他们在开创魔修的时候,就发现灵魔不可兼得,否则就一定会爆体而亡。

这几乎是元炁大陆人人皆知的禁忌之首。

可现在,天魔女却告诉他,天魔体,哦不,应该是清净琉璃体,是能够做到魔灵兼修的。

这个特殊的根骨,好像在隐隐的提示着谢辞君,王星极在筹谋的方向。

王星极用尽手段,坑来天魔女,为他生了一个能灵魔兼修的儿子,难道是想让自己的骨血成为天下第一么……

不,不会是这么简单的意图。

天魔女继续说,“我修为大损,拼尽心血生出来的孩子,还没有看清楚,就被她们抱走了。”

“当我醒来后,王狗吞却告诉我,那孩子,压根就没能活下来,他怕我伤心,就把孩子丢到了后山深崖处。”

“我开始真的很伤心,又生气,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小小的婴孩。就算他没能成活,也要好好安葬才是呀。别说是元炁大陆,哪怕是在我们虞渊,也不会有人这么践踏自己的骨肉的。”

“那是我第一次开始对他生出了仇恨。而一旦仇恨压过了不理智的情感,王狗吞身上的马脚,就暴露得越来越多。”

“当然,也可能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开始不那么在意我是否发现真相了。”

“所以,我先是发现了他的身份上的谎言。最初,他接近我的时候,说自己是找不到魔宗投靠的散修。但等到了元炁大陆这边之后,他又改口,说自己是修士而非魔修,不过是需要在虞渊遮掩身份,才谎称散修的。”

“而当我怀孕之后,王狗吞领着我来到了翼洲,甚至住进了极堃殿的别院。才又说自己是极堃殿的普通司御,只是极堃殿规矩森严,司御不得成婚生子,所以才多加隐瞒。”

天魔女轻轻闭了闭眼睛,“他是真的当我傻憨,不过也不怨他,我真真是愚蠢至极。”

“从发现他不断在骗我之后,我就决心要逃离他。但在此之前,我还要确认两件事。”

“第一,要想办法哪会黑麟卵。我出了小月子之后,就试图索回黑麟卵,可那人又怎么可能还给我。不过是我要得狠了,就会带我去看一圈,全程连半盏茶的功夫都不到。”

“那畜生居然还说,我才生育完毕,会跟麒麟卵互相冲突。不如就让他继续照顾,我也可以安心备产二胎。”

天魔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惨笑,“备产二胎,他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而我要做的第二件事,就确认孩子的生死。我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会莫名其妙的死了。但我当时也想不到,他为什么要抱走孩子,连给我看一眼都不行。“

“为了能实现这两个目的,我继续假装相信他,而且扮演着一个又傻又懵懂的模样。”天魔女自嘲的说,“大概是我过去的记录太好了,那王狗吞居然完全没有怀疑过我在装傻。”

“我们天魔体本身就有敛息的天赋,我又刻意装疯卖傻,在多次探查之后,我发现在极堃殿内门的后山,有一个守卫格外森严的山洞。“

“那里面非常隐晦的传递着一股我熟悉的波动。所以我多次想办法想潜入进去,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天魔女终于说到了最为核心的地方,她先停顿了一下,想要梳理自己的思路。

“那个时候,我已经暗中做好了很多准备。跟以前傻傻的直接跑路不同,我用敛息之术,在他假装是大司御的那个院子里,偷偷藏了很多地方的官籍。”

官籍?

这又是什么东西。谢辞君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官籍就是极堃殿开给下面无数地方的司教官职证明,这种东西只有极堃殿能够开具,且极为好用。无论是修士还是人间界的官员们,看到了都会立刻放行。”

谢辞君明白了,就是极堃殿官方的身份证明。

极堃殿的道馆遍布元炁大陆,如果真准备了大量极堃殿司教之类的身份,那在元炁大陆之内,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还有各种服饰,大量的灵石。原来我的眸子,是可以用墨色的水晶打磨出薄薄晶片,然后遮盖的。”

“准备好这一切之后,我就等待机会。终于,又到了王狗吞出去的时候。我就忽然假装发疯,说梦见自己的孩子在惨叫,他在那片悬崖下喊我娘亲,说自己冷。“

”我癫狂的咒骂发疯,还故意引爆炎火晶,纵火点绕了寝殿,趁乱闯出了小院。就这样一路狂奔到后山。当着所有人的面,跳下了那片悬崖。”

“可实际上,我一跳下悬崖后立刻用敛息术攀到了崖壁之上。而且趁着救火的救火,搜寻的搜寻,我再次潜入到了那个守备森严的山洞附近,耐心的等到门口的守卫换班。“

“然后趁着他们交接的片刻松懈之时,闪身进入了那个山洞。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那个地方叫做敛星洞。”

……

……

谢辞君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天魔女描述的地方就是敛星洞,那也是整个极堃殿极为核心的所在,相当于昆仑的瑶台峰。

敛星洞的名号虽然响亮,但除了极堃殿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外人进入过。

伴随着天魔女的描述,谢辞君也是第一次听人如此详细的描绘着敛星洞内部的情况。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神魂丹帝神魂丹帝我的镀金时代我不是大明星啊重生过去当神厨崛起诸天